臭屁烊的喵

过期叛逆

:):









现实衍生,1.4w+




是he,一发完事儿








【一】有队友,之后不会出现








请勿上升








————








【一】








金色的彩带和瓢泼大雨一同落下,好像是上帝拿着一个巨大的夹杂着水和金色彩带的水桶往他们身上泼,雨水的露珠粘到了彩带上,反射金色光芒。








那个光把晚上十点的黑夜照亮,舞台前的烟花突然喷出来,一瞬间被浇灭,仿佛宣布着,这个时代的结束。








2023年8月6日,北京鸟巢。








“你好,再见”十周年告别演唱会。








安可结束,他们三个深深地向舞台三鞠躬,黑色的半袖湿透了,黏在身上,幸好大雨,那些粉丝的泪水他们也看不到了。








他们宣布了解散后各自的打算,王俊凯决定继续拍戏,努力做好电影,尽可能的往影视方面靠拢,虽然仍喜欢唱歌,但是乐坛低迷不景气,就当做一个爱好就够了。王源决定继续美国深造学习音乐,他还是觉得音乐这条路更适合他一些。易烊千玺则是说自己要沉淀自己,寻找真正的易烊千玺。








三人走下了舞台,后面的屏幕写着:








再见,tfboys王俊凯,你好,王俊凯。








再见,tfboys王源,你好,王源。








再见,tfboys易烊千玺,你好,易烊千玺。








他们摘下耳返,换了衣服,准备一起吃个散伙饭。








十一点夏天的北京没有那么繁华,整座城市都在为明天做准备,晚上大家躲在家里逃避这个世界带来的各种痛苦却依旧想着痛苦,早上面对着痛苦却隐藏痛苦。








已经二十三四岁的他们早就学会了喝酒,三人还是跟以前一样,去了一家烧烤店吃串,叫了一箱啤酒。








北京的串跟重庆的不一样,全是荤的,没啥花样,就是羊肉串,肥瘦,没什么菜,不过王俊凯也习惯了,自从18岁来北京之后,他就几乎没怎么回去过重庆。








大家一言不发,时不时地碰一杯,然后表达感情深,一口灌下去,直接冰到胃里。








他们好像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就是吃个饭而已,虽然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自从各自建立工作室了以后,他们就几乎单飞,不怎么聚在一起,算起来也有五六年了,也习惯了,有时候恍惚觉得自己早已经不是那个组合的了。








开了一箱半之后,王源才有些口齿不清的开口:“咱们怎么光喝酒不说话啊,来,庆祝一下我们终于在鸟巢开了演唱会!”








王俊凯易烊千玺举起酒杯,三杯酒相碰,酒溢出来到他们的手上。








“我还挺珍惜的,毕竟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场演唱会了。”王俊凯拿起毛豆开始一粒一粒地吃。








易烊千玺也点点头,没说话。








“诶,千玺,你台上说的啥意思啊,模棱两可的,别扯那些文的,说具体点!”王源自己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询问道。








“就……还没想好干什么呢。”








“是啊,我都觉得自己在娱乐圈呆好久了,结果我一看,霍,二十五岁还不到!我都愁以后怎么整了。”








易烊千玺的梨涡浅浅,说:“你挺好的,就你一直不忘初心了。”








“没啥初心不初心的!就是爱好而已,你们也好啊,拍戏什么的,都不错。”








接着又是相视无言。








尴尬地仿佛能听到包间外面的钟表走动的声音。








“二十三岁了……我们还没叛逆呢,叛逆期就过了。”易烊千玺突然说,然后低头笑笑。








王俊凯抬起头,看着他,夹起来的毛豆失力飞走了。








散伙饭不想别人在,他们也没再让助理陪同,寻思三人吃个饭就叫司机送回家就行,果然还是巨星,狗仔都蹲守在小饭馆门口等待他们出来。








出来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各走各的,一个玩手机一个打电话一个闷头走路,大家也没有道别,就这样兵分三路离开了。








转天的头版头条便是“TFBOYS解散并非合约到期!而是感情不和!”








热搜第一,营销号评论相当多,路人粉丝评论也加重了噱头。








“感情好才怪吧,这个组合多少年前就不对付了。”








“这都是多久之前的事了,他们早就感情不和了吧?”








“营销号带什么节奏呢,这能看出来什么漆黑一片啊。”








“……”








没想到,tfboys消失的第二天竟然在热搜第一居高不下,让他们有些恍惚,好像没有解散一样。








只是好像,但他们的确不再有联系了。








【二】








三年后,王俊凯拍了知名大导演的一部戏,被提名为最佳男主角。








这个电影讲的是一个精神科的医生治疗一个世界观与现实完全颠倒的精神病患者,在治疗期间由于要了解他的情况所以会深入他的看法,却没想到这位医生竟然被患者代入另外一个与之不同的世界观,在不断的挣扎中竟然唤起医生二十多年前的痛苦回忆,并唤起了多重人格的一部非常考验演技的电影。








王俊凯一人分饰三角,从一开始的一名理智的医生,再到后来被患者代入,渐渐唤起痛苦回忆,而后又激发出一个暴躁人格和一个冷漠人格。








这部戏王俊凯拍了整整两年,也就是说,在刚刚解散的时候他就开始接下这部戏开拍。而因为这部戏过于的压抑,他也因此患上了重度抑郁。








他走不出来,有时候会痛苦,但是不知为何痛苦,只是觉得自己好像也失忆过,把之前组合的记忆全都忘了,可是他又记得,而且并没有痛苦回忆,只是因为这部电影让他入戏过深,导致他现实和拍戏没有完全的抽离出来。








结果在他杀青的两个月后,他去了医院看心理医生,被诊断为重度抑郁,需要休息并且药物来抑制自己的情绪。








他听话,因为他知道这个病是可以用药物来克制的,并且他现实生活中没有大的挫折,相信只要控制好,就可以走出来。








结果吃了整整四个月,而现在他假装自己跟没事人一样,坐在台下,观看颁奖典礼。








最佳男女主角一般都是压轴,前面都是一些什么最佳影片奖,最佳摄影奖,最佳电影制作奖等等……








在颁布最佳影片奖的时候,台上的前辈打开那个信封,念出:“最佳影片是《亲爱的,这里没有一个人》,恭喜。”








王俊凯像被电击了一下,猛的想这个名字他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但就是不知道在哪里听过。








上台的是导演,说了一大堆的感谢:“感谢大家一年多的共同努力,感谢工作人员,然后还要感谢制片人,易烊千玺,当初我们这个剧本定下来的时候没有想好叫什么名字,这个名字是他起的,我们觉得特别符合这个电影的主题。再次谢谢大家。”








王俊凯愣了一下,才想到原来这个是易烊千玺之前的一首歌曲,他好像也听过几次,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他记不太住了,没想到他竟然做了制片人。








可是易烊千玺并没有来。








他突然想到,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对他最后的印象,还停留在那天散伙饭他眼睛水汪汪的,没有聚焦地看着王俊凯的酒杯,说下那句“我们还没有叛逆,叛逆期就过了”,暖黄色的光打到他的脸上,化的舞台妆还没有卸,眼妆衬得他的瞳孔好像是玻璃珠一样。








后来,他没有成为最佳男主角,但是他也没有太难过,毕竟提名已经算是一种肯定,他才二十七岁,以后的路还长。








27岁…………








叛逆期是几岁来着?十六岁左右。








过去十年了啊……








【三】








坐在保姆车里,他有些无聊,拿起手机不知道干什么,想到刚刚的颁奖典礼提到了易烊千玺,他打开了微信,点进去他的朋友圈。








他发朋友圈不多,都是风景照,只开放半年的朋友圈,最近半年里他竟然一张自拍都没有,剩下的都是什么带着emoji,不清不楚的风景。








他没有找他聊天,而是退出来去微博搜索了他,发现他最近一直在演话剧,好像的确是,他真的不太出现在公众舞台,综艺一个没上,颁奖典礼也几乎不参加,神秘又冷清。








学表演的都知道话剧比电影更难驾驭,现在话剧表演很少有人再愿意尝试,尝到电影的甜头也不愿意再去找苦头吃,不会选择这种耗费体力和精神还不赚钱的行业。








恰恰相反,易烊千玺之前的电影资源相当的好,还在组合的时候他就接了很多跟大导演合作的电影,口碑票房双丰收,只是没想到,退出组合之后,他自己的工作室依然在,没有签任何一家公司,他成了自己的老板,却不再出现公众视野。








话剧叫《一个孤独》,很出名,尤其在业内更是口碑很好,他也有耳闻,只是没注意就是易烊千玺表演的。








他让助理看看最近的场在哪里,他要去。








第二周的周五,他坐上了去杭州的飞机,他看了看日期,竟然是11月27日,也就是说,转天就是他的生日,二十六岁的生日。








他本想着看完就离开,就当是自己是个很单纯的观众,后来想想还是决定去祝他生日快乐,祝他演出顺利。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任何的争吵与不和,解散之后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不再联系,仿佛陌生人一般。








明明之前关系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似的。








他有些头痛,尤其想到过去,真的像梦一样,熟悉的面孔越努力去想就越想不出,轮廓越来越模糊,直到他真的看不清楚。








成人世界就是这样,几年的不联系,关系再好也会疏远,没有告别,没有争吵,没有任何任何的征兆,仿佛下次还可以见面一样,结果分开走,就再也不会见了。








他下了飞机去买了一束花,红玫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送易烊千玺的却选择了玫瑰,不过他一直觉得易烊千玺最适合红玫瑰,疏远带着刺,接近不了,却美得让人宁愿受伤也要去触碰它。








然后他又去蛋糕店订了一个不小的蛋糕,因为想着待会儿去后台的话,应该会有挺多人的。








他穿着格子风衣,带着口罩,一手抱着一束玫瑰,一手拎着一盒蛋糕,去了剧院。








没有人不认识王俊凯,所以保安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有点疑惑,为什么他会来,明明演员里没有他。








他看出了保安的疑惑,尴尬地笑笑,举起蛋糕和花束,说:“我来看看千玺,他明天生日。”








保安才恍然大悟,想到以前他俩是一个组合的,没有传说中的关系差嘛,还来探班,于是也就放他进去了。








长长的走廊有很多扇门,每个门都贴着A4纸,上面写不同演员的化妆间。








王俊凯一间一间的看,几乎都不认识,都是专业的话剧演员,没有参演过电影电视剧,虽说都是表演,差的也挺多,他不清楚也是正常的。








终于到了走廊的尽头,他看到那个A4纸上写着:易烊千玺化妆间。








他贴近了门,努力尝试听里面的声音,他隐隐听到易烊千玺那个熟悉的声音,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好像是在背台词。








王俊凯突然紧张了,心跳加速,不知道为什么,大大小小的场面他见太多了,怎么会在这时候慌了阵脚,明明是见老友。








他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门。








听见里面人说“进”,他才打开了门。








他看到他,穿着白色衬衫,很薄,他来回走动让衣服有些摇摆隐约看得到他的腰线,比以前更瘦了一点。他背对着他,拿着台词本走来走去地背着。








易烊千玺以为是服装师,便没有在意,继续背对着他背台词。








“孤独两字拆开,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虫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挚儿擎瓜柳藤下,细犬逐蝶深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唯我空余两鬓风……”








他的声音好听极了,王俊凯忘了放下东西,听着他迷人的声线,站立在那里。








易烊千玺觉得不太对劲,仿佛是有一双炙热的眼睛在盯着他,他觉得不是服装师,转过头,愣住了。








“你……”易烊千玺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个见面他没有想过,也从来没有策划见面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但是他视线移到了王俊凯的手上,是蛋糕,还有一束红玫瑰。








“好久不见。”王俊凯笑着说,没有一丝尴尬,牙齿露出来,已经完全没有了虎牙,也没有那个因为笑的太开而在脸颊上冒出来的猫纹。








易烊千玺把剧本放在化妆台上,也笑了笑:“好久不见。”








【四】








王俊凯把蛋糕放在化妆台上,又轻轻扫过那个剧本,已经被他翻的有些破旧,边边角角已经卷了起来,上面有太多被改动过的痕迹。








他把花送给了他:“生日快乐。”








易烊千玺又愣住了,接过花,说:“谢谢,没想到你会来。”








王俊凯随意地坐了下来,点点头:“嗯,上周颁奖典礼,听到你名字,然后恰好有工作在杭州,就来看看。”








“啊……胜华导演……”他低头闻了闻花,很香。








王俊凯双手插着兜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他,白色衬衫和红色玫瑰衬得他皮肤很白,比以前白好多,抓着花束的手指尖泛着粉红色,很是好看。








“这个话剧很有名,我一直想来看看。”








“那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明年还有北京场,我可以直接送票给你,何必花钱买呢。”








说完房间安静下来,只能听到花束被放在桌子上纸与叶子之间擦过的声音。








他们微信都好几年没有说过话了。








人就是这样,尽管微信还留着,朋友圈也开放,大家分享着各自的生活,偶尔会点开,大部分还是会略过,感觉没有太有触动,但是一回过神才发现,朋友圈里的朋友,早已经不是朋友。








“这几年一直听到别人提起你,说你很厉害。你还参加颁奖典礼了,那个电影我听说了,一人分饰三角,只是上半年演出太多,一直没有时间去看。”易烊千玺也坐了下来。








王俊凯看了看四周,点了点头:“还是别看了,致郁片。”








“治愈?”








“导致抑郁的致郁。”王俊凯开着玩笑,却露出了苦笑。








二人正寒暄着,突然灯全灭了,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都吓了一跳,易烊千玺站了起来,说:“应该是跳闸了,我出去看一看。”








王俊凯点点头,没有说话。








他摸黑走了没有两步,突然门被打开了,然后一群人推着一个小推车,上面是一个超大的长方形的蛋糕,点了好多根蜡烛,映的他们脸通红。








“生日快乐!!”那一群人的嗓门大的可以把房顶掀开。








易烊千玺被吓了一跳,开玩笑着说:“我还寻思跳闸了呢。”








“惊不惊喜!快快寿星许个愿望!”其中一个女生激动地说。








然后王俊凯坐在那里,在黑暗中看着他,双手合十,将双眼紧闭,认真地许着愿望。








然后他睁开,吹灭了蜡烛。








灯亮了。








大家才注意到王俊凯坐在那里。








被一群人注视着,大家愣了几秒,他有些尴尬地站起来,解释着:“我来找千玺……”








“他来看看我,自掏腰包买了话剧的票。”易烊千玺替他解释着。








然后大家都特别热情的拉他过来,声音叽叽喳喳,都在夸他。








“王俊凯!我的天啊真人好帅啊!皮肤好好!”








“王俊凯待会儿给我签个名吧!我一直看你的电影,《疯人院》拍的太好了!演技太厉害了,要不要考虑来拍话剧啊!”








易烊千玺拍了拍那个说话的人,说:“说什么呢,大荧幕的人还是别吃这种苦头了。”








王俊凯笑着回答:“最近还真的有这个打算。”








“听到没!千玺!人跟你一样,话剧多好玩儿啊!到时候我跟导演说说,肯定有个男主角让你演!”








吵闹之间,王俊凯有些尴尬,他现在不太喜欢这种吵闹的环境,于是看了看时间,说:“行了不打扰你们了,演出加油,该进场了,我去观众席!”








“诶是啊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演出了,诶!王俊凯,待会儿我们结束了去吃饭,一起吧!”








他边笑着边招手谢绝了。








王俊凯又戴上了口罩,在黑暗中找座位。








还好的是,因为很黑,大家没有发现他,他也就安心享受了整场的话剧。








这是他第一次看话剧,他看到舞台是全黑的,只有一束强光打在易烊千玺的身上,他坐在床边,光着脚,头发乱糟糟的一团。








易烊千玺的台词功底极强,不愧是当年中戏双料第一,表演极具张力,让大家沉浸在其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俊凯竟然满脸是泪。








幸好,在场的观众,也都哭了。








他有些恍惚,好像从这个话剧中真的看到了自己,自己的现在,他看着易烊千玺一个人蜷缩在一张单人床,浑身颤抖地说:“要是,之前不把所有人都推开就好了……”








然后舞台全黑了。








这种极度的重合让他有种照镜子的错觉,他现在就是有种这样莫名其妙的感觉,他不懂自己为什么只是演别人的生活,却让自己走不出来,他深知自己现实生活是美好的,事业有成,年少成名,没有任何绯闻,完全可以在高处享受所有人带来的掌声。








可是他却活在那个医生,那个多重人格的世界里,在最低处感受最冰冷的世界。








表演结束,话剧演员集体谢幕,易烊千玺站在正中间,依旧光着脚,深深鞠躬九十度,然后他抬头,王俊凯有种错觉,他在看着自己。








王俊凯鼓掌注视着他,身边的人也都为他鼓掌,易烊千玺在台上笑着不断地鞠躬。








他有些恍惚,因为一直是站在舞台上的那个人,他一直没有感觉,只是享受着大家的欢呼与掌声,没想到在台下的角度看舞台是这样的。








那样的与人无争,那样的不食人间烟火,那样的遥远。




 




我站在舞台上的时候,底下的人是不是也这样想我呢?








话剧结束的时候已经九点了,他走了出来,十一月的杭州没有北京那么冷,穿着大衣就刚刚好,很舒服,于是他决定走回酒店,好像距离也不算远。








易烊千玺回到了化妆间,大家都挤在他的化妆间里准备待会一起去吃饭给他过生日,生日是明天,所以他们打算直接陪他到零点。








他笑着说他请客,大家今天都不要走,庆祝今天话剧圆满结束,也庆祝他的二十六岁生日。








然后大家都回到各自的化妆间收拾去了。








易烊千玺也套了一件毛衣,毛衣套头出来他长舒了一口气,一片黑暗后看到了躺在化妆台上的玫瑰和那个蛋糕。








想到刚才王俊凯进来的时候,易烊千玺真的非常惊讶,以往每年生日他都会举办生日会,王俊凯永远不会缺席,陪他度过了从十四岁到二十三岁。








而二十四岁的生日,也就是解散后的半年,王俊凯不在。他也不再开生日会,那半年,他没有拍戏,也没有任何的活动,他选择了休息,跟家人一起去芬兰度假,十一月的芬兰只有四个多小时的白昼时间,下午两点天就已经完全黑了,让他有种想睡觉的欲望,结果睡梦中他弟弟把他拍醒,然后递给他一张贺卡,说:“哥哥生日快乐。”








二十五岁的生日是怎么过得呢,那时候刚刚演话剧,有些吃力,而且很紧张,周围一个人也不认识,自己背完台词回到不知道是哪座城市的一个酒店,点了一碗面,就这么过了。








回过神来看着那个蛋糕,从塑料纸看过去,因为室内空调开的很足,它已经开始向下塌陷,这样奶油一定不好吃了,蛋糕也变了形状。








他小心翼翼地将蛋糕拿出来,然后用手指舀了一口已经不再新鲜的奶油,看着还有点残存的“生日快乐”,他点了点头,说:








“好吃。”
















【五】








有时候搞不清,为什么人可以往任何方向走,而时间只能往前。








王俊凯想不通。








看完话剧后他们还是断了联系,只是在11.28那天的零点,王俊凯躺在床上看着手机的时钟显示“00:00”,就发了个微信给他,说:“生日快乐。”








他没想着易烊千玺能回复他,因为他也刚才在化妆间听了他们结束后要聚一聚,估计没时间看手机。








结果易烊千玺秒回,回了个:“谢了,下次请你看话剧。”








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王俊凯其实很想问他,下次是什么时候,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有空是哪天有空。








但他没有。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王俊凯还在选剧本,跟抑郁症抗争,每天都会按时吃药,情况有所好转,医生告诉他他的抑郁症没有那么严重了,他也觉得自己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行程刚好排到了第二年的二月初,也就是过年前,他跟经纪人说不再接任何行程,要休息一段时间,经纪人了解他的情况,立刻同意了。








年末年初都过得很快,大家都开始忙着给这一年做个结尾,再给第二年开个好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王俊凯也终于有了假期,开始准备过年的东西。








今年过年他想好好过,之前要么参加春晚,要么在剧组度过,说起来,今年是他第一个安静在家过得年。








父母已经被接来北京好几年了,他觉得一家三口一起过年,吃个年夜饭,看看春晚就足够了。








于是他在超市里买一些过年要囤的吃的还有用的。








他在生活用品区选了很久,因为家里几乎没有厨房用品,他也不太懂,停留了许久,然后他突然抬起头,看到前面有个穿黑色长款羽绒服的人,浑身上下裹得很严实,还戴着红色围巾,也在那里看货架上的商品。








那个背影很熟悉,于是他也就没管自己的身份,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








转过头,他松了口气,果然是易烊千玺。








“这么巧。”王俊凯把那只拍他肩膀的手放下来,然后冲他招了招手,说。








易烊千玺也愣了一下,围巾把他半张脸都掩盖了,他扬起了下巴,让自己的脸露出来,说:“好巧,你也住附近吗。”








“没,我爸妈住在这儿。”王俊凯解释。








他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易烊千玺觉得有些尴尬,然后准备找个理由走开:“那我先走了,下次有空我们再联系。”








“下次是什么时候。”








王俊凯说完,易烊千玺的脚步顿住了,他转过头看着王俊凯,王俊凯的眼神有些热烈,让他浑身都烧得慌。








“上次说请我看话剧呢,我还等着呢,”王俊凯说,“说个准确时间吧,我这段时间都有空。”








易烊千玺没想到一句客套的话竟然让他如此认真,他有些尴尬,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尴尬,但是既然他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就不好再说些别的什么了。








“大年初二吧,”易烊千玺把脸埋进了围巾里,“大年初二我的话剧,在大剧院。”








【六】








春晚并不好看,不过当个年夜饭的背景音乐还不错,这是这么久以来一家三口第一次一起过年,老妈给他准备了很多他爱吃的,都是辣的,这要是在之前组合里的时候,他是不能吃的,因为对嗓子不好。








如今他可以放肆的吃,吃的嗓子痛也没关系,他再也不会唱歌了。








大年初一他睡到下午一点才醒,老妈说看他睡得太香没敢打扰他,毕竟他也很久没有睡过这么久了,尤其是在得抑郁症之后。








他一打开窗户,发现竟然下雪了,而且已经是白雪皑皑的一片,这种室内温暖室外寒冷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








好难得。








他打开手机,才发现有两条易烊千玺发来的微信。








“明天晚上五点,我的话剧,你直接进就好,我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








“然后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他回复了一个“好”,便把手机放一边,跟老妈一起看电视了。








转天他找了一件红色毛衣穿上,然后套了个深蓝色的羽绒服,带了个灰色围巾,准备出门。








“小凯去哪儿啊。”老妈坐在沙发上问。








“啊,千玺的话剧今天晚上有演出,他让我去看看,今晚不回来吃了。”王俊凯边穿鞋子边说。








老妈站起来准备送他:“千玺啊……好久没有见到他了,哪天让他来咱家吃个饭吧,你说都搬北京来了,还一次没见过他呢。”








“好,一定。”








他开车去的,雪天开车有些堵,所以他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五分钟了,保安看到他还是让他进去了。








依旧是同样的话剧,他坐在第二排,易烊千玺给他安排的位置。








时隔几个月,他有些忘记剧情,于是他像第一次看一样认真,一样眼含热泪。








只是这次他坐的太近,眼泪没有流下来。








结束之后雷鸣般的掌声,大家起立为他欢呼,而他也站起来,这次他确定,易烊千玺是在看着他的。








结束了之后工作人员走到王俊凯旁边,带他去了后台的化妆间,易烊千玺正在收拾东西,看他进来了以后便问:“想吃什么,我请客。”








“我都行。”王俊凯双手插着兜,倚着门看着他。








易烊千玺把白色衬衫脱掉,里面有个白色的背心,然后他又套上了一件红色卫衣,王俊凯好像记得自己也有一件,要是放在几年前组合的时候,这一定会被cp粉说是糖。








如今好像已经没有了他俩的cp粉了。








易烊千玺收拾好之后,他们决定吃北京老火锅,他没开车,说雪天不想开,于是坐了王俊凯的车去了一家火锅店。








一路上两个人没说话,车里的暖气很足,玻璃雾化看不清楚外面,易烊千玺擦了擦玻璃,看外面的街道。








被轮胎撵过的积雪变成了又黑又脏的冰,不好开,大家都开的很慢,还不如走着快,好在大年初二,路上的车并不多。








看着万家灯火,易烊千玺有些感慨,王俊凯也是。








到了一家北京铜锅店,他们要了个包间,就开始点菜,易烊千玺本来想喝点酒,结果看王俊凯在就没有点,可是王俊凯却点了四瓶啤酒,说可以叫代驾。








火锅上来,热气腾腾的,他们喝着冰的啤酒,一句话也不说,只有吃饭、碰杯、喝酒。








喝了好几轮之后,易烊千玺才开口:“你是不是……”








“什么?”王俊凯听他没有要往下讲的意思。








“没什么,我怕我说的话你不乐意听。”








“你说我才知道我乐不乐意听啊。”








“你是不是看过心理医生了?”








王俊凯拿着筷子的手定住了,他抬头看着易烊千玺,他的脸早已红的不行,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吃火锅热气熏的。








他放下筷子,问:“怎么说?”








“你看我的话剧哭了,”易烊千玺看着他的眼睛,“两次。”








“感动不行吗?”








易烊千玺摇了摇头,把啤酒满上,啤酒瓶落在桌子上的声音很响:“王俊凯,就算咱俩这么久都不联系了,我也认识你有十年了。”








王俊凯没说话。








“我还是了解你的,而且,你的电影我看了。”








王俊凯将啤酒一饮而尽,滚烫的内脏被冰到零点,他坦然道:“抑郁症。”








听到这个词的易烊千玺并没有很惊讶,只是点点头,说:“猜到了。”








“这都你让你猜到,我妈认识我快三十年了也没发现。”








易烊千玺没回他,而是说:“你说你最近都有空?”








“准备休息半年,最近都不接通告了。”








他点点头,没再说话。








他们两个人喝了一箱的啤酒,都有些迷糊,但脑子还是清醒。








王俊凯打电话给了小马哥,让他打车过来接他们,易烊千玺说自己打车走就行了,王俊凯硬是给他拉上后座。








两个人在车上都一句话也不说,小马哥从后视镜也看出来他俩都有些醉了,感觉下一秒都能睡着,俩人头靠着头,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几年前他们第一次尝试喝酒就喝醉然后两个人醉的靠在一起呼呼大睡的样子。








小马哥拍了拍易烊千玺,看着他睡着的模样,分明跟以前十八岁没有两样。








他醒来,看到王俊凯也靠着他睡着了,不得不也把他拍起来,然后下车准备离开。








王俊凯醒过来,冲他道别,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你请我我请你还有个完吗,”易烊千玺走出来,被凛冽的寒风吹的脑子清醒了一半,“过完年吧,过完年你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儿?”王俊凯按下车窗,把脸探出来,像只小猫,易烊千玺想回家抱抱队长了。








“到时候再告诉你。”








【七】








王俊凯过年期间没干别的一直在想他要带他去哪里,终于等到初八,他想着,工作的应该都上班了,这个年应该算是过完了,他立刻发了微信给易烊千玺。








“你要带我去哪儿?”








硬生生等到傍晚,易烊千玺才回复:“?”








“你上次说的啊。”








“过完年带我去个地方。”








“这就过完年了吗?”








“这不算吗?”








易烊千玺看着手机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打电话给一个人,问今天可以吗,对方说随时都有空,于是天都完全黑了下来,易烊千玺开车离开了家。








然后他发定位给王俊凯,跟他说:“来这儿。”








王俊凯便立刻穿好衣服开车前往,是一栋高级写字楼在商业街中心,他一头雾水,然后发微信告诉易烊千玺:我到了。








过了十分钟他看到从写字楼里出来裹着羽绒服恨不得全身都躲进羽绒服里面的易烊千玺,王俊凯竟然有种想要把他抱进怀里的冲动。








大风把易烊千玺的头发吹的刘海随着飘,眉毛漏出来异常清爽,很是好看。








他双手环住自己,甩甩头示意王俊凯进来。








电梯显示“20”的时候停了下来,王俊凯依旧不知道易烊千玺的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打开门一看,是一个不大的两室的房间,房间里摆满了工具还有泥塑,扑面而来的一股泥土的味道,不难闻。








王俊凯知道易烊千玺喜欢泥塑,大概是在他高考的时候喜欢上的,他一直不知道,只是突然有一天发现他晒了一张自己捏的作品,以为是瞎玩儿,谁知道后来他拜了全国最厉害的泥塑大师学习,然后做了一个3.5米的泥塑作品。








王俊凯佩服他,即使不做明星不拍戏不唱歌,在很多领域,易烊千玺都是佼佼者。








他把羽绒服脱下放在旁边的沙发上,里面只穿了一件灰色T恤,不过还好写字楼的空调开的很足,穿半袖也完全不会感觉冷,那件灰色T恤上还有粘的泥土,有些干了成了浅褐色,有些还是新鲜的棕色泥土。








易烊千玺站在桌子旁边开始泥塑,让王俊凯坐在那里。








王俊凯一头雾水。








他边捏边说:“我去年开了个泥塑的工作室,办着玩儿的。”








“王俊凯。”易烊千玺看着他说。








“嗯?”








“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得抑郁症的吗?”








他继续听他往下说。








“高三那年,我拍了《长安十二时辰》,那时候又录制《街舞》,一个要求你全神贯注,一个要求你必须做出选择,而是是有点决定别人未来的那种,我有点吃不消,我觉得特累特难受,那时候我收工坐车回酒店看着天窗,听着他们给我说明天的行程要几点起床的时候我就特别……不想继续了,我连这一天都没结束,明天的事就接踵而来,我有些喘不过气。”








“我特别想逃走,逃去一个反正可以不工作的地方,我想扔下所有的事什么也不干,就在床上躺一天,手机关机,把窗帘拉起来,灯也不开,就黑着一天,啥也不干,就睡觉。”








“所以前两年我去了一趟芬兰,那里的白昼只有四个小时,不用拉窗帘天也一直黑着的。”








“后来我想,如果我逃走了,你跟王源,粉丝,等等一系列牵扯出来的事,那个后果……只能让我继续选择坐在那个后座上静静听着明天的行程安排。”








“一到晚上回去我还要补课,三年高中我就上了一天,我什么也不会,我觉得我完了我考不上了就算分再低我也考不上了,我不怕我考不上,我怕讨厌我的人笑话我,我怕喜欢我的人会对我失望……”








“然后我去医院了,去看了医生,他说我有中度抑郁症,让我吃药,我每天吃助眠的药,越吃越多,越来越依赖,睡得越来越少……”








易烊千玺表情平静,像是说别人的故事一样平静,王俊凯一直看着他,眼神炙热,他好像从来没在王俊凯面前说过这么多话。








他继续手上的动作,桌子上的那个泥塑渐渐有了轮廓。








“后来我忘了我看什么,就看到了泥塑,我就没理由的特别想学,我就让胖虎给我找怎么报班什么的,我就跟着老师学了,他说过一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








捏人,不是捏五官,而是捏肌肉,常人看人看五官,塑人看骨骼,怎么才能看到人的骨骼——心静。








“他说只有让自己平静下来,才可以泥塑。学这个我就学了特久,后来他才愿意教我泥塑,我学会了如何让自己看到自己,注意自己的时候,其实泥塑也就简单多了。”








“你知道吗,那段时间让我走出来的其中之一就是泥塑。”








王俊凯听的入神,易烊千玺讲完了,他们两个一句话也没有说,王俊凯被空调的热气吹的冒汗,他才想到自己进来连外套都没脱,便站起来把外套脱下,顺便走过去看他在捏什么。








捏的是王俊凯。








他愣了一下,就那么几下,五官还没完全捏到完美,就已经非常像他了。








果然把面部肌肉一捏出来,人的大致长相也就差不多了。








“都说画皮容易画骨难,泥塑就是在画骨。”








易烊千玺拿木刀在泥塑上勾勒出嘴型和眼睛的轮廓,他没有看王俊凯就可以勾出他标准的桃花眼,在他的内心中,他的模样早就烙印于心。








易烊千玺把木刀放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他拿起来放在桌面上,欣赏自己的作品,跟王俊凯对比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








“送你的。”易烊千玺说。








【八】








王俊凯也爱上了泥塑,说是爱上泥塑,不如说是爱上了去易烊千玺的工作室,从那天以后,他几乎每天都开车去工作室,坐在沙发上,问泥土的味道。








他也不碰,并不是嫌脏,就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个天分,易烊千玺几乎每天都会在工作室泥塑两个多小时,王俊凯就坐在沙发上看他泥塑两个多小时。








后来易烊千玺要去外地演出,说他别来了,结果王俊凯管他要了工作室的钥匙,易烊千玺竟然想都没想就给他配了一把。








然后王俊凯就在易烊千玺不在的时候会玩一下,捏的歪七扭八,但是他也当做是个艺术品,说是抽象派风格。








他每天坐在那个沙发上,看着乱糟糟的工作室内心竟然特别平静,而且觉得特别舒心,有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医生告诉他说,现在有归属感和安全感是好事,能去就去一下。








后来他发现到会在沙发上睡觉,他失眠严重,却在工作室的小沙发上睡的很香,醒来的时候天都黑透了,他就把门都锁好,回家冲着不好看的电视发呆。








休息了两个多月,北京已经有了春天的气息,柳树已经有了像水彩笔点上的绿,也没有冷酷的寒风。








春天,感觉一切都有生机了,王俊凯的心也是。








王俊凯定期去医院,结果在四月中旬,那天下了一场春雨,医生告诉他,他几乎痊愈了,可以暂停药物。








他并不惊讶,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情没有之前那么沉闷,也不再消极,时间的流逝把他从那个戏里拽了出来,让他看到自己的生活,平淡有趣。








但是还是值得高兴,值得庆祝,于是他发了微信给易烊千玺,说要请他晚上吃饭。








易烊千玺上午刚坐了早班机回到了北京,两个月的全国巡演让他筋疲力尽恨不得冲到家里就是呼呼大睡,收到王俊凯的消息,他也拒绝说过两天再说,他要睡觉。








但是王俊凯绝对不可能让今天没有意义,他便想到之前在父母家旁边的超市偶遇了他,应该住在附近,便开车去了那个超市,买了一大堆菜,又打了个电话给他问他家在哪里。








易烊千玺困意正浓,就没问原因赶紧敷衍着回答了问题就躺下,刚睡没有十分钟,门铃就响了。








他拖着身子走去开门,看到王俊凯有些惊讶,更惊讶他拿着两个大塑料袋,里面装满了蔬菜和肉。








“你干嘛?”易烊千玺问他。








王俊凯直接进来,把菜和肉放在料理台上,很自然地说:“来做饭,让你看看王大厨的手艺,你就去睡吧,我先待会儿,等你睡一个多小时再做饭,你睡两个小时我就叫你起来吃饭。”








易烊千玺困傻了,听了之后就点头进屋就睡了,睡的特别死,趴着就睡着了。








王俊凯看着他的家,二十石榴队长还都在,年纪都不小了,一个个壮的跟猪一样,家里的家具都很文艺,像是在逛八九十年代的博物馆,到处都是他收集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不着急做饭,边轻手轻脚地巡视着整个房子。








房间是虚掩着的,他悄悄地推开门,看着还在被子外面的易烊千玺睡的很熟,无奈地把他抱起来,然后把他放进被子里,让他不受凉。








放进被子里还不忘拍拍他,仿佛是安抚小孩子一样。








仔细看着他熟睡的样子他内心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悸动,其实想想,能让他走出来,全靠易烊千玺,他们疏远,又靠近,在这偌大的世界找到他,然后被他救赎。








对,就是救赎,易烊千玺对他而言,是救赎与被救赎的关系。








他轻轻拨开他额头前的碎发。








他没有想过他们的关系,如今安静下来,他也学着直视自己的内心,他觉得对他而言,易烊千玺不一样,而且非常重要。








他太重要了,对于王俊凯而言,他是曾经并肩作战的队友,他们在酒店走廊擦身而过,明明参赛选手那么多,他却唯独记得易烊千玺。他们都被淘汰,吃过无数的闭门羹。他们一起成名,享受着突如其来的爆红。他们忍受谩骂,一起躲在练习室角落哭着想自己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被一群大人骂的一文不值。他们被猎人追逐,落荒而逃狼狈不堪,他们一起拍戏,冬天穿着半袖忍着寒冷,牙齿打颤依旧乐的没心没肺,他们年少成名,被无数人注视,他们经历过太多,在无数的快乐与悲伤中,唯独不变的是一直参与着对方的生活。








王俊凯爱他,非常,而且他确定比任何人都爱。








他又想起来几年前他们告别演唱会结束后的那顿散伙饭,易烊千玺说这辈子都没有叛逆过,努力做个乖小孩。








这次,他想叛逆,尽管已经过期,他还是决定叛逆一次。








他俯下身子,亲吻了他的额头。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易烊千玺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准备点个外卖接着睡。








他走出来,看到餐桌上满满的饭菜才想到睡之前王俊凯来了,他转过头,看着王俊凯正窝在沙发上捏队长的后颈肉,队长舒服的眯着眼睛趴在他的腿上一动不动,乖的不行。








王俊凯看他睡醒了,便把猫放下,站了起来:“醒了?吃饭吧,我刚做好没多久。”








“哦……”








易烊千玺不懂为啥他抽什么风突然来他家而且又突发奇想做饭,但是他现在很饿,不想管别的,吃饱饭再说。








王俊凯做饭很好吃,毕竟之前也是参加过节目当过厨子的人,说来也好久没吃过他做得饭了。








他才想到正事:“你来我家干嘛,有什么事?”








王俊凯看着他:“易烊千玺。”








他被突如其来的全名叫愣了:“干嘛?”








“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易烊千玺差点被饭呛到,赶紧喝了一口水:“你疯啦?”








“没有。”








“你是gay?”








“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








“我没有特定说我一定要喜欢男人或者喜欢女人,但是我喜欢你,”王俊凯干净的瞳孔里全是易烊千玺,“我只喜欢你,无论你是什么。”








易烊千玺搭建了这么多年的保护层还是被一句话就被打的支离破碎。








易烊千玺喜欢王俊凯,七年了。








在他17岁的那年,他遇见了泥塑,让他心静下来,他喜欢了王俊凯,让他的内心又久久不能平静。








那辆车继续前行,工作人员在耳边不停地说着明天的工作行程,他抬着头看着天窗,一会儿路过路灯忽明忽暗。








他内心有一颗想逃离的种子。








在他最痛苦的那几个月里,每天睡不着,凌晨三点发ins发朋友圈,想证明自己这么久没有睡,无非就是等那个人来找他。








王俊凯发来消息了。








“累不累?”








一句话,走进易烊千玺的内心,再也没出来。








那时候,让他走出来的有两个,一个是泥塑,另外一个是王俊凯。








他们在彼此的生命里,相互救赎。








“虽然都快三十岁了,但我还是想叛逆一次,”王俊凯把易烊千玺从回忆的思绪里拉回来,“我不想管别的,不管未来,不计后果,我就想叛逆,想跟你在一起,而且最好叛逆一辈子。”








万家灯火,一栋楼有几百个房子,有几百个家,每一个灯火辉煌的窗户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在过自己的生活,人都是孤单的,都是寒冷的,他们需要一个人,相互取暖,相互救赎。








王俊凯听到易烊千玺说。








“那我陪你,一起叛逆。”








(End)








——————————








写完啦写完啦写完啦!




1.4w我真的写到吐血,大纲改了好几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ps:孤独那段话是林语堂先生写的!恕我无知!感谢评论的姐妹告诉我!



评论

热度(2128)